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

走馬看歐之兩日四地終結篇(三)


 
 
    這是之前我做的千層麵

走馬看歐之兩日四地終結篇(三)

盧森堡、瑞士、列支敦士登、奧地利

傍晚時分,旅遊車進入了奧地利邊境附近的一個城鎮(Innsbruck),入住離火車站不遠的一幢頗古樸的建築物,雖則這個旅館看起來有點滄桑(似有點像我這一個天涯孤客),但供應的一套四款晚餐(Four course dinner)卻是出人意表的好,尤其那道Lasagna千層麵,汁煮得濃而不膩,滑而不黏,而味道也實在太好了,當時心想,可以要求多來一份嗎?

晚膳過後,看還不太晚,便和兩三團友出外走走。其實這個「邊城」也沒甚麼好看,只不過不想那麼早睡,而且行程上只停留在這裡一晚,明天一早便去意大利,若告訴別人如此一晚的奧地利旅遊,想實在有點丟人,因此便想盡量多看一些。

這天晚上很黑,又不知市中心在哪,看來看去都是些烏燈黑火的民房,亦沒見有任何開門的店舖,最後便朝最光猛的地方去,當到了才知那是火車站。

車站裏面,候車人不多,約十多二十人。但在我們逗留不到十五分鐘時候,卻發生了一件難忘的事,並為此而記下。

事情是這樣的:「我正在月台上漫步細看,沒多久便聽到遠遠傳來了火車鳴放到站的聲音。這時在我身邊不遠處,有一候車人向我這邊行來,那刻間,不知是他喝醉又或突然腳軟,一腳踏歪便跌出了月台。當其時,那個人還算機警,他馬上用雙手緊執著月台邊緣上的階石,並將瘦小身體緊靠著貼壁處。而這個時候,火車已經進入月台,車速亦減慢了,但仍是緩緩的在前行,眼看就是一呎一呎的逐漸逼近那個「墜崖」的人……

這時,看到那樣情景的人都大為緊張,有人高呼大叫停車,亦有人尖叫,冀望火車司機驚覺能緊急停車,也有人走去按前進中的火車閘門外的事故掣鈕。

時間像已來不及?

幸運的是,車身與月台邊縫的間隙頗大,濶度剛好能容得下那個人的身軀,因此便沒有將他碰落,而列車亦只在他背後輕輕的擦邊而過。這時,車仍未停下,如若那人因支持不住,相信定必墜下亦會被之而轟掉!

就在這頃刻之間,有人已衝到那人墜下的地方,應該是想把那個人拉起罷?這時候,我想都沒想,像受到感應也衝了過去,與他合力各從一方將他提了起來。

就只數秒間,那人在全無損傷之下已然站回月台上,而他亦只是稍立了一會,之後,頭不回,也沒半句道謝話語,便這樣地悄悄的走進車廂裏。」

這時的我,心中像有點膠結,亦有點兒彷彷彿彿。

回到旅館,心情仍感到鬱悶,不想說話,只想到生命原來是這麼難料,生死可能就只一瞬間!

回到房間,睡在那軟棉棉舒適的大牀上,這天的所有勞頓亦即時消除了,感覺像回到了家。

經歷這如此觸目驚心的一夜,整個晚上,我都在半睡半醒!



記自於一九八九年九月十三日
歐遊手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