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3月26日星期日

別不同的青口壽司

 
 
 
 
 
 

別不同的青口壽司

本來此篇標題原是用《妙想的「東西」VS.青口壽司》,但覺得太「杉口」了,所以便改個簡單的。

早前在超市,又給我買到了一些新鮮便宜青口。

過往,我多會用白酒香草清炒,原因這是最簡單、最直接,兼且更能保持最鮮味的一種煮法。假如,若有閒及不嫌功夫多的話,我還會做個蒜蓉開邊蒸又或白汁芝士焗。至於想吃口香的,那酥炸青口和煎青口餅,這可是個絕佳選擇,尤其是在飲番兩杯嘅時候。

吃得多或許有點膩?

於是我便來了個「妙想」,一個「東西」組合……
首先用白酒香草洋蔥,烹煮了青口,使其肉質能充份吸收過程中的汁液,但卻不要煮得太熟,青口殼一開便要即時拿起。待凍後取肉備用。

壽司飯用糖、鹽、醋調味,混和剪碎的紫菜,之後做法就如做壽司卷一樣,只不過是餡料換上青口而已。另外,為了令口感豐富,吃得滋味,釀入飯裏的青口就必定要打孖打孖上。

除此,我也於做法中加入了不同口味調適。

試過在壽司飯與青口之間添上些沙律醬,味道不賴,可值得推介。

也拿過泰式甜辣雞醬試試,感覺就不怎好,是因汁料濃烈會蓋過青口鮮味。

一般和式料理,大多都很注重外觀,所以我亦沿此想法,在吃的時候,在壽司表面灑上些七味粉。心想,在觀感及味覺上,這可會是無中生有、畫虎不成,又或者是錦上添花?

但是這個味道,就連那挑剔多多的(略去稱謂)都說好,而且還在未做壽司之前晚上,更吃了幾隻青口當夜宵呢!

後記:
我幫襯的這間超市,間中會為了速銷,可以將仍是鮮活的青口賣到比半價還低。原因他們每個星期都有固定入貨量,而每當新貨來了而舊貨還未沽清時,工作人員就會拿剩的入袋,五元一袋,重量至少也有三公斤以上。其實超市有熟食牌照,他們真儍,一年中總有三幾次是這樣的「賣剩蔗」,煮熟的青口是可以做出許多「妙想東西」,怎麼就沒有人去想?

突然而來那麼多青口,這就逼使我來一個新耆試。可能或已老早有人像我這樣做過;但我在想,萬法不離其宗,肯想像,美食自必陸續有來。

詮釋:
《妙想的「東西」VS.青口壽司》
「東」指的是東洋和食,而「西」當是指西方煮法,那麼兩者合一便成了新的「東西」,亦會 VS.了傳統壽司做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