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

老闆講跑馬

 
  網絡圖片

老闆講跑馬

第一次來紐西蘭時候(1977),我發覺這裡有許多人都很熱衷於賭馬,尤其是一些老華僑,雖不大懂得英文,但聽起收音機旁述賽馬時卻又很是頭頭是道。誇張點說,在朋友或同事之間交流,若不談談賽馬那就好像沒有什麼共同語言,這又遑論溝通,即使是與西人亦然!

他,是我在這裡的第二個老闆,估計年紀大我二十多歲,他土生土長,聽說父輩家境算是殷實豐厚,而我亦從旁人處得知,他是個風流人物,年少時有頗多輕狂事,其中有些當然是與跑馬有關,而他,對交朋結友方面,總也是有一手的。

工餘中,他告訴了我一些馬壇秘聞。

相信大家都知馬場其實是有很多黑幕,亦經常會發生做馬事件,這在那個年代應是十分普遍的。

缺乏完善監管是其一弊端,亦因那時還未有錄影,又沒有如電眼監測「叮噹馬頭」之誰勝誰負。所以,賽果便會由馬場僱請的公証者(等同足球的球証裁判一樣),讓站在終點線上來作最後「目測」。

首先要說的一件事那真有點兒離譜。

先介紹一下,這裡有兩種賽馬博彩玩意,一是香港人所熟悉的那種,而另一種叫賽馬車(跟澳門以前跑的那種相同),相信不說大家也多會知道吧。

再說,紐西蘭的馬場一般都很大很廣,而賽道亦多會在不破壞環境前題下去作規劃興建(我猜想部分理由都只是為了省錢)。

這裡就曾發生過這樣的做馬事件。

事源比賽「車仔馬」的(這裡唐人慣稱賽馬車為車仔馬)通常都會繞賽道跑三個圈或以上,路線自然是與賽事馬場有關,而剛巧這裡某一個馬場在視線較遠處範圍是有一片叢林的,所以,每當賽馬車進入去之後,這便有短暫時間是會離開觀眾視線,就是因有這一個空子,那便給騎師有機可乘。於是,騎師與騎師串通了,便將預定爆冷的馬車,計劃在第二次進入叢林時就停在那裡等候,直至其他馬車跑完第二圈再進入叢林時候,那個守候騎師便會策馬發力衝向終點「奪穎而出」。試想想,所有馬匹都跑三個圈,而牠就只跑得兩個,結果當然「不是一目瞭然」嗎!

另一事件卻是發生在終點要靠公証目測。

據聞這個公証早已大款投注於這匹「贏馬」身上,由於兩馬抵達終點時相距很近(有人說是半個馬頭位),也因他有最終判決權,那便判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應是第二名的變成了第一名。之後他退休了!

而這一次,是說說我老闆,他身懷巨款,走去馬場落纜投買了數十多注巨額彩金的,而這一種博彩是頗類似香港當年的《六環彩》,是要預先點選特定六場頭二名馬匹。

再說一說,那個時候這裡有一小撮稱之為「外圍炒家」,他們會計算出對他們有利的勝算盤口,以便收購持票者手中已勝了四場的票據;當然,若是到了連勝五場的,那個收購價亦會是最高。這好了,老闆手上有兩票是五場連中,估計若贏埋最後一場彩金相信會是十分巨大,於是便有人跟他接觸,給他一個可觀數目,但他卻不為所動,因他在已知的計算中,他最少有三份二機會勝出,因那時候全場就只剩得三票是連贏五場,即使點選的馬匹不中頭二名,跑第二、第三或第四名的(如此類推)都是可以領取彩金。

然結果呢,他輸了!

這事之後就在唐人社會中傳開了,說某個中國人搭飛機拖了一篋子錢落南島馬場賭錢,說他傾家蕩產,輸了好幾幢房子。

我問他這可是真的?

他說,有帶整篋子錢,但卻沒有全輸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