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

笑翻天(重寫)

笑翻天(重寫)

歌仔都有得唱…


「呢個世界上,有精仔、有懵仔、有叻仔、散仔、賭仔、重有戇居仔!

......問你點敢亂生仔?

邊個係天才(天才)?邊個係白痴(白痴)?扮懵定蠢才?冇咁易會知(阿茂至知)?天才與白痴,你黐定我黐...... 」

香港如今甚麼事都很政治化,連一地兩檢也要跟一國兩制討價還價,甚至連疑點百出的「書釘人」也可提升至國際級別。

如此之港情、國情、世情、煽情,矯情得又怎不教人笑翻天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笑翻天(重寫)

無知等如善良?暴力會令人笑翻天?事實會如此嗎?

從報章處看到一則寓言,這正好道出善良基層一面…

「話說有一農夫拾了一枚雞蛋大的寶石想獻給國王,於是把它交給縣長。縣長一看,換成金蛋交給了市裏;市裏一看,換成銀蛋交給省裏……

最後變成真雞蛋一個。

皇帝一看,心想畢竟是子民的一番心意,於是獎勵農民一百萬,然後一百萬變十萬,十萬變一萬。最後農民從縣裏拿到一塊錢獎勵時,高興得哭了。」

大部份港人就是寓言裏的農民,因為無知而得到滿足,也任由各級階層「抽水」,得到一塊錢就高興得淚流滿面。

政府許下兩元乘車縱橫港九的小恩小惠,對那些辛勞大半輩子長者,這種幸福可很平宜!

然而,其官方某一的演繹版卻演變成:「政府只讓長者付出兩元,市民便已覺足夠,其它的也無需說了,這便正好反映了市民有良好的生活條件。」若果這全都是事實,這「大市場,小政府」的小,就真的可以小很多,那年薪過百萬的官老爺人數可以縮減,人工也可以縮減,這不是應了「小政府」的意義嗎!



不久前,廣州笑翻天樂園出現學生群毆事件,對壘者屬於兩個學校陣營,因小事摩擦而動手,八百名學生你追我逐打個殺聲震天,與黑社會械鬥無異,多名少年學生浴血當塲。

有專家學者擔心,社會環境風氣變得很暴力,是受到當前政府刻意維穩所種下的後果,「
黃毛小子當然免不了受其感染。如城管最愛使用暴力,甚至軍人與警察之間也為了維權(其實是為了本身權益)而大打出手。因此,整個維穩方針都是用暴力,靠暴力來終止一切。

須知道,中國老百姓要維護自己人權多是不被容許,受害者欲企圖討個公道,不是被失蹤就是進一步的被打擊報復,你的見義勇為行徑,若只破財擋災已算萬幸了,最慘的會變成尋釁滋事罪名。

深圳寶安區治安聯防隊隊員楊某,借著酒意闖入一對夫婦開設的小店搗亂,將其妻子毒打並且強姦,丈夫竟瑟縮在房內不敢出來制止,直至妻子被虐個多小時後才去報警。事件中丈夫為何會如此窩囊?莫非也道出了有甚麼樣的國情?

事情發生後,楊某其哥致電威嚇受害者家人,其母更拿着狀紙上門喊冤:「真不要臉的女人,勾引我兒子,還敢誣告強姦?沒有一點羞恥嗎?」


楊家惡人先告狀的行為,不就是「維護自己權益」的實證嗎!

因此,在中國,若犯了事後的第一反應就是抵死不認,將事情顛倒黑白,尋找替罪或減罪的藉口,官老爺蹂躪民女是受法律保護的,只要戴上避孕套就不算強姦,事前或事後放下金錢便都作召妓算,因為維權(官老爺的權益)大於一切,你一告官你就是十惡不赦的暴民。

如果強權可以取代真理,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就很容易傾向於權貴陣營。

因此說,暴力主義,除可壓制人民的要求,更是整頓國民成為順民的工具,來自一句「刁民」就必要嚴懲,就可以濫用暴力,「刁民」少了,相對來說,官員、領導擁有的和諧與幸福便會多了,如此這般視法治如無物,在上者又豈能不笑翻天!

曾發佈於20111111日上午8:04


後記:
以上所說的事,因結局不定,加上也能反映在多社會現象,所以,大家就不妨當故事看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