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4月23日星期日

戇男軼記之十八【吹下水先】

        網絡圖

戇男軼記之十八【吹下

小時候,運動對我來說可是一個禁區,尤其是游泳,更不能在母親面前宣之於口。

因此在這方面也帶給我一些難忘回憶。

記得九歲左右罷,那時我還未懂得游泳,就大膽的走去山邊,去一個由當地村民築建的小水壩(蓄水池)玩水。

有次,正當享受著那無比清涼山溪水時候,就聽到有孩子在叫「有大人來呀」,原來是鄉民為阻嚇孩子弄污水源,便將孩子放在池邊的衣物取走。

那時,我只剩得條短褲子,光赤赤兼裸著雙腳,心想,怎回家好呢?又不知怎向母親交代?

最後,迫不得已厚著面皮,捱罵罰站才能拿回上衣,亦因此回家晏了,雖母親不知,但依然一樣被責打!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再大一點,那次是在九龍仔游泳池。

若有人去過那泳池的話,就必然知道那裡的中童池與大人池是被一條石橋分隔。

那時候我仍未懂得游泳,但卻可以游得幾下,我與友人稱之為「搏命式」。

於是,在估計之下,我膽粗粗便跳落靠近橋邊的大人池,因全個泳池以這裡距離最短,只十多呎。我盤算過,當身子跳下水後便已抵三份一遠近,覺得再「搏命式」幾下就一定游到對面,假若真的不濟,亦可即時抓住橋邊石台穩住自己。

誰知,我一落水便偏離了方向,驚慌之下甚麼都做不到,在水中只見身旁很多身影和很多雙腳,那時根本不到我想就像猴子爬樹,三兩秒間就擒上一個大哥哥的膊頭……

自此之後我便懂得游泳!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再大多幾年,有一次與朋友去青山灣游泳。那天風浪頗大,本來是有點怕,但最終我們都很「勇」游到浮臺,然而當站上浮臺後就知道甚麼叫危險,那怎麼辦呢?又不想叫救命求救生員載我們回岸。那時浮臺上的人也不多,見到有一個像很健泳的洋人,於是和朋友商量,只要那個洋人下水我們便跟住他,相信有事他定會來幫的。

有風無險,終於游回岸邊,正坐著樹下喘口氣時候,突然就聽到那洋人用廣東話講:「你哋游得幾好,我一直都有睇實㗎!」

心諗,怎麼會這樣神,西人説粵語?後來一問,原來他是駐守青山警署的司級人馬!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又再大了一些……

我居然跟一班朋友從深水灣游去淺水灣,但也因年紀大了一些,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,游到一半,望到身邊的熨波洲,我便獨個兒離隊自行攀爬上岸!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之後,也甚少游泳,而另一個游泳逗人畫面就已經在澳洲的墨爾本,那一年是1989

住在澳洲的表弟是手球運動健將,但凡較多人玩的手球,在他手中都能控運自如,他覺得我的運動量不夠,所以常常鼓勵我參與多些運動。

有一次他約人去打羽毛球,而我就在體育館之泳池游泳。

從上所述便知我不是甚麼游泳好手,但這一次就實在有點「意外」!

以往我游水最長距離都不過是直池來回次半,而那次我卻可以游了四次之多。

是否很神?這倒不是……

原來在泳池邊我認識了一個從哥倫比亞來的美少女,我伴著她游泳的時候就一路跟她閒扯,竟在不知不覺間便游了這麼多遠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附録:
在這裡也想說說表弟那天打球時的一段小插曲。

在觀看他跟人打球的時候,隔旁另一場地也有一亞洲人在打,看來那個人很像專業運動員,球技扣殺得既狠且準,可能他看到我老表也很厲害,於是走過來說想和我老表切磋一下,只是他態度卻頗倨傲,似乎未打就知自己會贏!

下場後,那人虎視眈眈,步步為營,而老表就很輕鬆的談笑用兵,還細細聲跟我說他可稍勝,但表弟卻一直在裝,在差不多要失誤時候才險險的把球救回。本來老表認為友誼第一,比賽第二,但若客氣下去那就只能膠著互有勝負,為了快些結朿挑戰,亦想挫一下那人的咄逼態勢,所以,最後便使了他那一向的激將法。

他說:「不要再打了,再打我要用左手讓你。」

最終,老表真的勝了,哈哈,知道嗎?原來我老表本身就是「左拗子」!

這是否很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