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

笑翻天(重寫)

笑翻天(重寫)

歌仔都有得唱…


「呢個世界上,有精仔、有懵仔、有叻仔、散仔、賭仔、重有戇居仔!

......問你點敢亂生仔?

邊個係天才(天才)?邊個係白痴(白痴)?扮懵定蠢才?冇咁易會知(阿茂至知)?天才與白痴,你黐定我黐...... 」

香港如今甚麼事都很政治化,連一地兩檢也要跟一國兩制討價還價,甚至連疑點百出的「書釘人」也可提升至國際級別。

如此之港情、國情、世情、煽情,矯情得又怎不教人笑翻天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笑翻天(重寫)

無知等如善良?暴力會令人笑翻天?事實會如此嗎?

從報章處看到一則寓言,這正好道出善良基層一面…

「話說有一農夫拾了一枚雞蛋大的寶石想獻給國王,於是把它交給縣長。縣長一看,換成金蛋交給了市裏;市裏一看,換成銀蛋交給省裏……

最後變成真雞蛋一個。

皇帝一看,心想畢竟是子民的一番心意,於是獎勵農民一百萬,然後一百萬變十萬,十萬變一萬。最後農民從縣裏拿到一塊錢獎勵時,高興得哭了。」

大部份港人就是寓言裏的農民,因為無知而得到滿足,也任由各級階層「抽水」,得到一塊錢就高興得淚流滿面。

政府許下兩元乘車縱橫港九的小恩小惠,對那些辛勞大半輩子長者,這種幸福可很平宜!

然而,其官方某一的演繹版卻演變成:「政府只讓長者付出兩元,市民便已覺足夠,其它的也無需說了,這便正好反映了市民有良好的生活條件。」若果這全都是事實,這「大市場,小政府」的小,就真的可以小很多,那年薪過百萬的官老爺人數可以縮減,人工也可以縮減,這不是應了「小政府」的意義嗎!



不久前,廣州笑翻天樂園出現學生群毆事件,對壘者屬於兩個學校陣營,因小事摩擦而動手,八百名學生你追我逐打個殺聲震天,與黑社會械鬥無異,多名少年學生浴血當塲。

有專家學者擔心,社會環境風氣變得很暴力,是受到當前政府刻意維穩所種下的後果,「
黃毛小子當然免不了受其感染。如城管最愛使用暴力,甚至軍人與警察之間也為了維權(其實是為了本身權益)而大打出手。因此,整個維穩方針都是用暴力,靠暴力來終止一切。

須知道,中國老百姓要維護自己人權多是不被容許,受害者欲企圖討個公道,不是被失蹤就是進一步的被打擊報復,你的見義勇為行徑,若只破財擋災已算萬幸了,最慘的會變成尋釁滋事罪名。

深圳寶安區治安聯防隊隊員楊某,借著酒意闖入一對夫婦開設的小店搗亂,將其妻子毒打並且強姦,丈夫竟瑟縮在房內不敢出來制止,直至妻子被虐個多小時後才去報警。事件中丈夫為何會如此窩囊?莫非也道出了有甚麼樣的國情?

事情發生後,楊某其哥致電威嚇受害者家人,其母更拿着狀紙上門喊冤:「真不要臉的女人,勾引我兒子,還敢誣告強姦?沒有一點羞恥嗎?」


楊家惡人先告狀的行為,不就是「維護自己權益」的實證嗎!

因此,在中國,若犯了事後的第一反應就是抵死不認,將事情顛倒黑白,尋找替罪或減罪的藉口,官老爺蹂躪民女是受法律保護的,只要戴上避孕套就不算強姦,事前或事後放下金錢便都作召妓算,因為維權(官老爺的權益)大於一切,你一告官你就是十惡不赦的暴民。

如果強權可以取代真理,入世未深的年輕人就很容易傾向於權貴陣營。

因此說,暴力主義,除可壓制人民的要求,更是整頓國民成為順民的工具,來自一句「刁民」就必要嚴懲,就可以濫用暴力,「刁民」少了,相對來說,官員、領導擁有的和諧與幸福便會多了,如此這般視法治如無物,在上者又豈能不笑翻天!

曾發佈於20111111日上午8:04


後記:
以上所說的事,因結局不定,加上也能反映在多社會現象,所以,大家就不妨當故事看吧!




2017年8月18日星期五

撻出了港式文化

 
  
 
 
撻出了港式文化

上篇寫過的下午茶餐,說有兩樣食品要公佈,相信不用點明,單看標題也就知道吧!

昨天,我又整了三十多個蛋撻。

你可能會問,做那麼多?全自己吃?這些東西都不很健康啊!

其實這就是某種程度「柴娃娃」港產文化,「圍威喂」的互送利益。

是關,我還想繼續有收入,所以我不時都會做些甜品,讓某些人開心而換取額外的「另眼相看」。

亦因打算明年將會退休,所以這些好處都是刻意為了太太,那麼,你會說我酷嗎(Cool 魔)?

後記:
這裡,除一看便知的蛋撻外,而另一款不怎起眼的椰撻(因沒放紅車喱子片作點綴),卻原來許多西人都未曾試過。那天,我帶了幾個給西人朋友,她說這樣美味糕餅,怎麼竟從未出現在西人的Cafe 廳呢!

再,早前在街上看到部61年貨車,那黃色車身卻與蛋撻頗脗合,而這又是否很少見?



2017年8月14日星期一

最近我的下午茶餐


最近我的下午茶餐

燒排骨
配意大利黑醋蜜糖汁,正!


可知是甚麼鬆餅?
其實兩款都是蕉餅,一款加入了芒果、核桃,而另一款就只有藍草莓。



豬手麵
感覺想吃得清(青)一點,所以加了新鮮採摘的西洋菜。



豉油皇燒雞上肶
香口度可不比 KFC 差,一口氣我就吃了三件。



咖哩雞扒包
用咖哩醬料醃製的雞腿肉,煎熟煎香,甚麼生菜番茄青瓜都不落夾住就吃。
哈哈知否為何會這樣簡單?原因是我太太不喜那些配菜!



雲吞麵
自家啄三肥七瘦的豬肉作餡料,很彈口!


滷水雞肶
這使我想起在港時的「油肶豆冰(豉油皇雞肶和紅豆冰)」。



還有兩款香港人最道地的和最多人喜愛的甜點,現先賣個關子,遲些我會在新的一篇日誌公佈(溫馨提示:在高檔地方很難買得到呢)!

那麼,可猜到嗎?


PS

恐龍照片是在博物館拍到的。
而另一張相就是我常常講的那一隻為食貓。
再加埋我那就是一群食肉獸啊!



2017年8月4日星期五

Shall we ダンス《談談情跳跳舞》




Shall we ダンス《談談情跳跳舞》

以下兩段約分多鐘短片,是上個星期在這裡的一個商場拍到的,我先在G+上載,誰知反應也相當熱烈,尤其是與網友貴兄的交談回應亦多達十數則,為免冗繁,下面我只約畧截錄其中幾段,都是與這戲有關的中肯論述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>AH Gwai 
呢段舞我諗起日本片《談談情跳跳舞》(1996),好好睇。如心有無睇過?

+AH Gwai 
這齣戲記得好似在無線看過。
唔錯很好睇,但感覺劇情卻有點灰;並不是我理想的結局。
再,在其另一舞蹈家角色的竹中直人,表情與舞姿都很攪笑,也記得他曾與木村拓哉拍過電視劇,一樣發揮得很捧,令木村失色不少,他可是個很出色的老戲骨。
“Shall we dance ”…… 已忘記了不少內容,給你一提我或會找時間去看。
另,荷里活在04年也拍過,李察基爾主角,我沒有看,貴兄,可告訴我好睇嗎?

+Shu Siu 
《談談情跳跳舞》比李察基爾的《談情共舞》好得多。
原版背景是日本文化,其受過中國禮教文化影響,重視體制秩序穩定,人大概規規矩矩就一世,偏差行為會受到別人白眼和施壓,然後捱到中年,經濟漸近安穩,但生活routine得死氣沉沉,活著唔知為乜,故事就係咁開始,重新找尋生命的自主性和意義,我們中國人對此會有共鳴;然而,以上的文化特徵,不大可能出現在美國崇尚個人主義想做就做、偏差才是常態的多彩文化裏,所以說李察基爾因為生活死板而想尋找出路,我覺得不大有說服力。又《談情共舞》的情節較快,拍不出原版慢調所暗寓的現實苦悶。

 +AH Gwai 
以我那時年紀看到產生共鳴不出為奇,乜貴兄年輕得多也有嗎?嘻嘻!

>亞執
也真有談談情跳跳舞的笫一感覺,看了不下兩,三次,戲院看罷初時買了VCD,最終還是買了DVD

+亞執 
看《談談情跳跳舞》,心情有點忐忑,一時覺得女角貌美出色,而另一時又怕男角越軋……

>亞執
已不是看女角美不美,看的是一種情懷。恕兄有男角的忐忑嗎?嘻!

+亞執
要重看至知,到時或可有另一情懷,忐忑,應不會有吧!

+Shu Siu 
每次有網友以為我年輕,我都會嘰一聲笑出來,就好似女性聽到別人哄讚「你年年都咁靚嘅」一樣,有點飄然自high。如心兄並非比我年長很多。
《談談情跳跳舞》不灰,正能量,反思一個常人花耗大半生都在做著社會體制強加諸身上的角色,以別人對自己的期望來作為生活目標,表面風光,但心靈空虛,直至男角發現同樣孤獨的女角滿懷心事地憑窗遠望,「同類」相吸。男角非好色之徒,非想出軌,女同事對她的親暱他絕不借勢受落。故事結局很正面,動人。

 《談談情跳跳舞》全套。
https://youtu.be/bxfSSKSWIUU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Changing Partners


再來一段交換舞伴之視頻,也是同一日在商場內拍到的。

>亞執
女的旋轉舞,男的等運到。

+亞執 
女的穿花蝶,
男的呆若雞。

>亞執
男的較老。體力無咁好,等穿花蝶運到!

>亞執
最後兩位主角都能共舞已算得上happy ending

>Jenny Cheong 
你有跳嗎?有個穿白襯衫的光頭哥哥跳得相當好看。

+Jenny Cheong 
一睇就知全部都係老外,咁你話我有冇份跳吖!
而那光頭哥哥梗係跳得好喇,佢個頭仲好punk 呢!



2017年7月31日星期一

迷迭香蒜熱狗


 
 

迷迭香蒜熱狗

日前在超市買了幾個迷你香草( Rosemary & Garlic)麵包,同時也看到有半價的早餐腸,剛好大細又與那些麵包頗為配合。心想,拿來做個熱狗,應不會怎樣差罷?

大家都知道,外面賣的熱狗自有其特選醬汁,而我卻想別出心裁,於是便買了這款dips sweet chilli peppers & roasted capsicum )

做法簡單,就是先將腸仔煎熟煎香,然後將麵包開二放入多士爐烘焙,待出,涂上dips 夾上腸仔即可。

這款醬汁因有甜椒及燈籠椒的辛辣味道,所以很能刺激味蕾。況且,六隻熱狗也不是太大份量,更兼實在好吃……

在過往,太太通常都吃得不多,但今次竟意外地可以和我將之「平分秋色」一掃而空,那就知道這是有多味美了!


2017年7月23日星期日

A貨腸仔卷

A貨腸仔卷

最近大腦閉塞,甚麼東西都寫不出來,那就只好把以前做過的食物拿來說說。

相信看我日誌的朋友,大多都知我對烹煮常有異想天開之舉,況且現今美食五花八門,萬法不離宗,這又有甚麼搭配不可以?

以下就有兩款食品我曾在臉書介紹過,都是與腸仔卷有關

其一,是用包雲吞剩下的餡料,使之成為豬肉點心味道的酥卷。

其二,也因近年紫薯大行其道,觸類旁通,亦使我做了番薯蓉作料的素卷。

這種挑戰西人口味傳統做法,倘若讓他們試試,真不知會否大搖其頭說:「OMG...中國侵略/威脅!」



後記

至於番薯酥卷,看來和老外的也沒多大分別如果我不說你會想到餡料是番薯蓉嗎

 

誰知有人說想吃番薯麵包。

多難呀,都係咪搞我!



註:
Sausage roll 是老外一種頗便宜的酥點小吃,如果加了蝦肉那彈口料子,可會把它彈上另一個身價?


2017年7月16日星期日

戇男軼記之二十三【羞家、學雞、紅雞蛋】

 

戇男軼記之二十三【羞家、學雞、紅雞蛋】

年幼時候,父親口中常常會這樣斥責說,做人做事,千萬別要羞家和丟架。

那麼,如以下所說的,可否算是羞家、丟架?又或這些「作為」,與現今指的小學雞,有相似嗎?

記得我五歲多一點,在還未達年齡上小學,我母親便已急不及待,將我一把塞入那時住處附近的街坊福利會附設的學校唸書,為的可能是想找個地方給我放著?

有天,我如常上學去,在操場上正玩得興高采烈,上堂鐘聲響了,在與同學待進班房時候,我突然「發現」自己原來仍未換上校服。

之後不久,正式進小學了。

我上學可以說是從不遲到,但那次當我剛抵校門時,鐘聲便響起。進不了學校,那能怎樣?為求不記過,我便迫不得已唯有偷偷地走後門(是教職員進入學校的一道側門)!

那個年代讀書,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,一個星期總有一兩堂毛筆習字課……

話說有一天,有這一堂習字課,但又剛逢遇著美術期考;我讀書頗心散,而那天我卻不知怎的竟忘了攜帶繪彩物事,那時心中實在又驚又怕,無顔料無畫筆又怎能作畫,因為害怕不及格吃「紅雞蛋」,所以在無可奈何下我便問老師我可否用毛筆與習字用的墨水來畫畫。那時他很凝重的看著我,遲疑了好一會才用「走著瞧」的眼光說:「可以的」。

最後,我的異想天開,幸好也沒有讓他失望,而更開心的是,我竟還能拿到那時全級的最高分數~甲-

升中前的一刻骨銘心事。

以往我讀的是中文學校,因父親知我英文不好,便輾轉托人使我能夠進入當時一間頗有名氣的英文小學唸六年級。

那一年包括我在內,是還有一名從喇沙小學轉來的插班生,他第一次學期考試便已名列第十名,而我也因英文科影響了成績,我雖未至於包尾大幡,但那個要求學生尊稱她做madam 的班主任卻很嚴厲,她曾當著眾學生面前考騐我的英文,問我 want went 有甚麼分別,而我就只知 went go 的過去式,而 want 的意思我便答不出來。她那時是這樣的跟我說,說我的英文如果能夠合格,我的名次一定不比那個喇沙生低。最記得她當時還給我的評語很令我羞慚,感覺像受到奚落,她說我英文程度連四年班都不如。那個時候,我的頭真的低到不能再低!

升中學了,那當然順理成章便是英文學校。

如上所講,我的英文仍然差勁得很。很快,上學期期考又到了,那天是考Oral ,這個老師很和善,他用英文說,要同學跟他對答時不可有一言半語是中文的,他還說只會問三題,總之不論答得好不好,只要用英語回答的便可以合格。

輪到我了,因不習慣用英語對話,而心底裏我亦實在對英語交談有點抗拒,所以,在當他問我頭兩題時,我因聽不懂便很本能的用上中文回答。這時,我已看到老師在成績册上打了兩個交叉,我的心真有點怕,怕會出現「紅雞蛋」,心想,既然答又死不答又死,那麼便胡亂搏一搏吧,到第三次問我時候,靈光一閃之下,急起來我便將這常聽到的 I beg your pardon 」用語吐出,而老師呢他就即時回答我 excellentyou're past

到了第二年中二,這是一單疑似出貓事件,我就覺得很冤。起因那年聖經考試;在這裡先說一聲,我聖經科可以說每年都是前列的。那次,因試卷中伯利恆的英文字打錯了,而剛巧有條題目要填寫此字,而我心中即時便充滿猶豫,都不知要填那一個好?於是我便將此錯字寫在手心,想待完試後看看是否真的串錯,誰知給監考看見了,便即時停止我考試,並要下課後去見訓導主任,那時候我沒意識到自己不對,但那主任除了狠狠的斥責我,而且更不聽我說是校方試題出錯在先,還說要見我家長……

在最後,我反威脅他說若一定要見家長,那麼試卷中的錯誤亦一定要公開,於是家長不用見了,而我就吃了人生中的第一顆「紅雞蛋」!

註:
以上照片,是網絡改圖功能後的效果,而這一個小學雞物,我想大家都知道是誰了



2017年7月5日星期三

妓者協會




妓者協會

最近,香港出現了個新組織,名字叫《妓者協會》。

原則上此組織應為其從業員發聲和予爾幫助,但實情卻並非如是!

香港回歸二十年,而這個「組織」其實亦已存在多年,為何會淪落成如今的名字,那就要看看以下的現況……

一些空談言論自由的人,他們常假借道德高地,不斷找碴唱衰香港,更隔三差五跑去外國哭秦庭,而這個「協會」卻在枱邊敲鼓,年年鬧說「新聞自主度」不足。

據協會發表的所謂言論自由年報,來來去去都是那些陳腔濫調,不是說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,就是說傳媒自我審查不斷惡化。若然真的如此,那麼,這個協會又焉能存活至今?

然而,在另方面,這個協會卻又常對不在同一立場的行家公然干預,說三道四。

事實,協會之偏頗與及那副奴相(為避免當事者對號入座此篇便不用細說),就如妓者對自家恩主獻媚一樣,是很難得到其同業所支持與認同,甚至在公眾眼裏,也一樣沒有甚麼公信力。不說別的,只要看看該組織的臉書帳戶,網眾炮聲隆隆,那就知其形象有多插水,以致「妓協」之名深入民心,更鬧到街知巷聞不逕而走!

亦由此,我便想起這樣一個笑話,很能反映民眾本對「妓者」尊重的實況:

『有天晚上,警察巡街,一貌娟女子在街上閒晃,便忙上前查問。

警察:幹甚麼的,這麼晚在街上遊蕩!
小姐:妓者!
警察肅然起敬,問:哪個報社的?
小姐:晚抱!
警察:哪個晚報的?
小姐:和男晚抱!
警察:《河南晚報》不錯!
小姐:這事只有晚上敢搞!
警察:晚上趕稿確實辛苦,要多注意身體!
小姐:謝謝警察大哥理解,歡迎來搞!
警察:好的。一定來稿!一定來稿!』

於是網民調侃:抓個小姐晚抱,也好過聽「妓協」出來報佈(炮)!






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

鄰家的貓貓狗狗


鄰家的貓貓狗狗

隔壁是個單親家庭但成員卻是不少,除母女兩人外,還養了四隻貓,而不久前又多了一頭狗。

有個問題我不明白?要養「活」這麼多寵物,有情也不能單靠飲水就飽,何況這個「活」可還要包括是否快活!是關那些貓兒每隔三差五便走來我家,求的也只是些微溫飽。

那麼,為何還要多添名新成員?

最近個多月裏,我常聽到那狗兒哀嚎,我不知發生甚麼事,直覺告訴我,牠已沒初來時的寵幸。因以前主人每天都會帶牠外出,但如今卻少了!

心想,好不好將此情況告知予防止虐畜會?

註:
這兩段視頻是我之前拍下的。
其一是隔壁貓兒吃我給的食物。而另一則是在寵物店內拍到,雖因反光關係拍攝得很差,但我又覺那只有九個星期大的小貓很可愛,這便也讓牠來上一上鏡。




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

老闆講跑馬

 
  網絡圖片

老闆講跑馬

第一次來紐西蘭時候(1977),我發覺這裡有許多人都很熱衷於賭馬,尤其是一些老華僑,雖不大懂得英文,但聽起收音機旁述賽馬時卻又很是頭頭是道。誇張點說,在朋友或同事之間交流,若不談談賽馬那就好像沒有什麼共同語言,這又遑論溝通,即使是與西人亦然!

他,是我在這裡的第二個老闆,估計年紀大我二十多歲,他土生土長,聽說父輩家境算是殷實豐厚,而我亦從旁人處得知,他是個風流人物,年少時有頗多輕狂事,其中有些當然是與跑馬有關,而他,對交朋結友方面,總也是有一手的。

工餘中,他告訴了我一些馬壇秘聞。

相信大家都知馬場其實是有很多黑幕,亦經常會發生做馬事件,這在那個年代應是十分普遍的。

缺乏完善監管是其一弊端,亦因那時還未有錄影,又沒有如電眼監測「叮噹馬頭」之誰勝誰負。所以,賽果便會由馬場僱請的公証者(等同足球的球証裁判一樣),讓站在終點線上來作最後「目測」。

首先要說的一件事那真有點兒離譜。

先介紹一下,這裡有兩種賽馬博彩玩意,一是香港人所熟悉的那種,而另一種叫賽馬車(跟澳門以前跑的那種相同),相信不說大家也多會知道吧。

再說,紐西蘭的馬場一般都很大很廣,而賽道亦多會在不破壞環境前題下去作規劃興建(我猜想部分理由都只是為了省錢)。

這裡就曾發生過這樣的做馬事件。

事源比賽「車仔馬」的(這裡唐人慣稱賽馬車為車仔馬)通常都會繞賽道跑三個圈或以上,路線自然是與賽事馬場有關,而剛巧這裡某一個馬場在視線較遠處範圍是有一片叢林的,所以,每當賽馬車進入去之後,這便有短暫時間是會離開觀眾視線,就是因有這一個空子,那便給騎師有機可乘。於是,騎師與騎師串通了,便將預定爆冷的馬車,計劃在第二次進入叢林時就停在那裡等候,直至其他馬車跑完第二圈再進入叢林時候,那個守候騎師便會策馬發力衝向終點「奪穎而出」。試想想,所有馬匹都跑三個圈,而牠就只跑得兩個,結果當然「不是一目瞭然」嗎!

另一事件卻是發生在終點要靠公証目測。

據聞這個公証早已大款投注於這匹「贏馬」身上,由於兩馬抵達終點時相距很近(有人說是半個馬頭位),也因他有最終判決權,那便判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應是第二名的變成了第一名。之後他退休了!

而這一次,是說說我老闆,他身懷巨款,走去馬場落纜投買了數十多注巨額彩金的,而這一種博彩是頗類似香港當年的《六環彩》,是要預先點選特定六場頭二名馬匹。

再說一說,那個時候這裡有一小撮稱之為「外圍炒家」,他們會計算出對他們有利的勝算盤口,以便收購持票者手中已勝了四場的票據;當然,若是到了連勝五場的,那個收購價亦會是最高。這好了,老闆手上有兩票是五場連中,估計若贏埋最後一場彩金相信會是十分巨大,於是便有人跟他接觸,給他一個可觀數目,但他卻不為所動,因他在已知的計算中,他最少有三份二機會勝出,因那時候全場就只剩得三票是連贏五場,即使點選的馬匹不中頭二名,跑第二、第三或第四名的(如此類推)都是可以領取彩金。

然結果呢,他輸了!

這事之後就在唐人社會中傳開了,說某個中國人搭飛機拖了一篋子錢落南島馬場賭錢,說他傾家蕩產,輸了好幾幢房子。

我問他這可是真的?

他說,有帶整篋子錢,但卻沒有全輸掉!